美術館裡沖刷藝術的肌理,你欲言又止的踏遍昏黃,
略顯新鮮,長安東路迷路,衣蝶飛舞,零雨露春,
傘撐成對話,透著濕氣彷彿你晦澀不明,
你伸出手士林夜市在眼前延展,燈火通明照透心機,
什麼殘酷不絕的道路,什麼寂寞的胃,什麼不連續的眼光,
你湊近卻不見該見的,這冰嚥的滋味美好卻充滿空虛,
你我充滿泥淖的視線,看不清,吃不好,怎麼愛上。

知道的試探像井一樣深遂,他沒有把路走完,
就已經入秋了,這次的場景怎麼無聲無息的鋪成,
你編了個早已被我預言出的謊,我順你走,可是走不久,
這燈與烘衣機轉成心悸,談吐之間轟隆隆的革命,
你我言不由衷,你推開對面的房門找另個故事,
我自顧自的編構文字,揣測故事怎麼黏膩,
任憑你盥洗的怎麼順理成章,終究不同線的鋪成,
哀悼記憶的大石,沖刷殆盡,大地止息。
創作者介紹

ORION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