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點微風,

一點微醺,做作的提起古典樂,
我在思緒框框內聞到咖啡香往外延伸到辛亥路,
淺淺的光線映入杯裡,
終成黃昏的消融的奶油,
蓋上滄桑的講義,
讓它平靜的安息,

有時我們要的,
不是正不正經的問題,
而是舒不舒服的問題.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