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境就是如此,我們困窘著。

在車廂中我們的空間連著一首天體觀測,
我來了,一年後的你不曾來,扛著行李要還你,
最尷尬的月台,陽光依舊窒息整個台南城,

"你要什麼呢..?"
"反正我得不到。"

圓環天旋地轉,你已經愛,卻還沒愛完,
我仍然要給你什麼,你卻嫌是禁區,
永遠觀測不到的星體,南國黃昏城,
純情青春依舊是夢。

2006/5/12 -台南車站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