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次聽到了那首雪候鳥,
或是,類似的藍外套,類似的短髮,
幾千個日子過去,每每隱隱刺痛,
翻出來攪,沒資格抱怨人生難料,

你得到的故事很單純,也很不單純,
愛來愛去,不愛就不愛,多簡單,
可是夢裡來過還是叫人感傷,真他媽的感傷,
他的身影你觸摸不到,索性剪掉卻嫌心裡沒有想念的被子,
有點寒,但是淚滿襟,

當繁亂的筆記字跡更迭,
孤苦的靈魂被吆喝著,彷彿什麼一角,
都可能洩出,氾濫成災,
年末回溯,這天傍晚不爭氣的,
下了場溫熱的大雨。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