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站說了許多名字
門拱彎成一個垂老的姿態
時間只像看不見的山
南方的枝頭攀著城市
我們的熱帶有點憂鬱
你在這裡等一盞花開
深深的花開。

一片海洋上寂寞的火車
坐上青春年少 我們拋在腦後的
花朵香氣 在很久很久以後
才傳到我北方的夢境裡。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