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經遇見一個女孩。

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我們在靜寂的黑夜中,細語著未竟的黃昏,路轉了個彎,我們將一些話語留在燈光下,沒有特意的要帶走。學校的夜晚是一座巨大的森林,有時候,動物們嬉笑著,低吟著,嚎叫著,月色是寶貴的,尤其在這多雨的城市,在葉上漾出乳白的光采,然後引領我們到一個寧靜的大湖,沒有太多人停佇的大湖上,鴨鵝如鬼魅般無聲無息的漂浮,半掩間,柳樹們招來許多,黑暗之光。

我曾經走到一個港灣。

海上的白鷗試探風向,商船笨重的身軀湧進山城,霧抑或是層雲,壓著祪杆,漸漸的環繞到整個碼頭,隔一條路,旅客攜著行李走過熙攘的夜市,就像許多迷茫的船員,帶著酒瓶,如下船典禮認真受洗每段旅程,於是我們都一樣,唱著某個地方的歌謠不成調,就讓整個港口都忍不住悲鳴,燈火在遠方的山丘上排成城市的名字,也許是霓虹對於海鹹是如此的齟齬,黯淡不少光色,不完整的故事在繁華與凋敝間往階梯上去,生命像要迎著又阻著季風,奔跑,踏泄,我們在擺盪之間,恍然中,竟皆黑暗之光。

我曾經搭上一班夜車。

那是一個繁忙的晚上,我們在車站裡看著人,看著車,看著自己的臉龐,我們如果不看著什麼,就會在車站溺亡,所以縱使每個乘客都有一個心事,我們害怕相互關心,深恐一點火苗,就會淚光滿面,守著自己的行李,看著目的地兩個字,就任憑一切造化往前奔馳了,房子快速的流逝,遠遠的山嶺遠遠的離去,我們將記憶存放在車廂的跑馬燈轉著,想過我們去過的城市,想過我們曾愛過的人的名字,一次一次捲出來的是幻夢也如此清晰,來不及悲傷,我們不得不往前奔去,看著,迎著,黑暗之光。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