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時候想最後一班的公車究竟承載多少安靜的靈魂,
他們有時候會在車內沉睡,終止於一場煞車,
車站過了之後又有另一個車站,
婦人起來,制服學生下去,紅燈停息,綠燈前途盡霧,
沒有聲響的,交換一些城市末期的滋味,
分段點過去,還有另一個年,覆以紅色的烤漆,
車外依舊喧囂,而他們在裡頭究竟通往什麼樣的終點,
我也深深訥悶著。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