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雄,台北,一個是我家,一個是我就學處。

四小時的自強號,一切的服務都是自立自強,好個自強號,那麼久的時間,景色像電影般穿過,我心想這三百公里怎麼那麼漫長,我常常用上午的車,到台北就是下午了,一天就這樣過去了,我媽說還真浪費時間,我笑說有嘛。

我以為這是旅行,一種最簡單的旅行。

我喜歡看白天的景色,曾經有次暑假刻意搭上海線的自強回台北,海線沒有真的很多海岸可看,可是寂寥和寧靜的夕陽照下,後龍溪口泥沙滾滾,車廂只有十人左右,頃心醉人般在Mr.Children澎湃的情思中渡過漫漫的四小時半時光。

而後我一直覺得苗栗是一個神秘的國度,它們有看似炙熱的火炎山,卻也有迷茫無邊的三義城,一會是田野,一會卻又是黑暗的隧道,彷彿無法走出般,一旦過了這縣,心中才深感豁然開朗。

距離在旅行中,看似必要的存在著,不免要對時間稍微牽腸掛肚,一段段風景,一棟棟背對著你的房子,冷與熱之間的行走,月台上總是有殷殷期盼的歸人,時間支撐了影像的視野,那中間的細數和覽閱,在票券上的數字中不經意的變形成自己,站在窗口,用歲月中稀薄的氣息灌滿整個車廂,壓印生命的軌道。

只是我在想如此擴張的心思,這距離,可否有填滿的一天咧。
創作者介紹

ORION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