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甚麼「我們,玫瑰色的日子。」是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首歌,鬼束千尋零七年甫發行睽違的第四張專輯,正是我軍旅新入,然後就像一片荒蕪中,隱隱約約見到一點光芒。靠山的中坑營區蒼蒼茫茫,靠海的海湖營區,入冬的東北季風,讓整片海岸冷冽,面對未知的未來,無法定向的人生,顛沛流離沒有辦法停止,外公過世,悲傷到空冷,台北,桃園,台中,嘉義,新營,高雄,何處看見生命中堅定的指南。

什麼都坐過了,高鐵,火車,客運,飛機,零七到零八的冬天好似特別漫長,澎湖的黑夜剛降臨,我就來領略,每當汽巡,我見到鬼魅的光影,也看見漁船的探照,風沒有停止的時候,陌生的路途,靜謐的哨點,然後我總是想起這首歌,「那到達的風,如果看見了悲傷的盡頭,那就把眼睛閉起來吧。」...

八月的時候,鬼束千尋第十四張單曲「螢」發行,玫瑰色的日子,究竟是什麼,那樣的日子,我們曾經單純美好,卻也充滿荊棘,黑暗中的掙扎,蒼茫的風裡沒有力氣也只有向前,「この闇は光だと,言い聞かせた。」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

然而,「すべての時は一瞬だと,あなたは答えてくれた人。」我以玫瑰色的日子起,也用螢為這段軍旅的尾聲,也許沒有太多的意義,不過,能夠想到什麼可以紀念的就好了,我們總有一天能成為大人。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