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盆地裡新生許多金屬光澤的筍,爭著出頭的都擺在這裡,因為這裡是新市政中心,我過了一條宛如大河的路,花了我一分鐘的時間,手中還拿著收執聯,客運把我放在這邊,光照在這條河上,波光粼粼,大樓是樹,深入地心的時候,也穿越天際。

這樣的城市新興的像莽原,朝馬,中鹿,龍井,盡是爭奇鬥豔,站在一個不屈的地方,遷移的時候帶走許多鼻息,有時候會下一場驟雨,風沙會混雜其中,如英雄般的壯烈,天空彌漫著野心,但是有些在博物館博物,他們還有一些植物關在華麗的溫室,盆地裡炎熱的地上蒸騰幻夢,還有來不及掉下的淚。

於是這樣薄霧的城市,看不到盡頭的老火車站。那已經是很遙遠的事了,我們不可觸及的這時刻,生靈分成新的和舊的,野生的,馴養的,我們團團被山嶺圍住,古老靈魂張開尚未突破界線,不可攀的養分依然光芒萬丈,一圈一圈像漩渦,火車哀鳴,高鐵狂嘯,北上曲折,南下轉瞬,這時候的快門,寫下許多許多名字。

創作者介紹

ORION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