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0498.jpg
我尚未喝一碗湯圓,才驚覺夢境的遠方可以延伸的很遠,
下一碗湯圓團聚另一晚,沒有見到諸神的黃昏,訊息四面八方的來,
我來不及喝下這碗,就已經飽足了。

愛過的人如此多,我們不能說盡任何可能,
一趟公車的音樂,長度甚至連愛情都可以計量,
寒冷的天際裡,沒有東西不能夠冰凍三尺,
夢境仍是必要的,被窩藏著尚待確認的入口,
深邃的隧道直通自秘密的高處,
卻發現一日之寒如此不可盡頭。

我以為我看過這場大雪,
但只是夢境,夢境仍是必要的,
冬至在漫漫長夜下起了雨,用一種低吟的喧囂,
沒有共鳴的路,夜太黑,而白天太刺眼,
湯圓沒有人喝的一角,冷卻的意境伴隨旋律感染一室,
但只是夢境,夢境仍是必要得,
太興奮的劇情沒有好結果,
情仇只是一瞬之間的事,
卻用一年的時間去撕裂,去重唱,去感悟,
這樣的美好。

所謂的美好,以及所謂的湯圓,
寒冬之至,問候不及心底,
而我已經沒有湯圓。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