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4948.JPG  

火車寧靜地穿越小鎮,此時的她正前往北邊的某個大城,手裡還拿著一本小說,裡面談論著錯過的緣分,水才喝了幾口,距離她啟程的時間,卻已經好幾個小時了。

 

對於緣分,談及錯過總是會迷人些,她常常用直覺挑著書,倘若是「那些我們愛過的燦爛時光」就會比「我們的幸福秘術」這樣的書名來得更具吸引力,因為那些分離的情緒太真實,卻無法觸摸,也無緣再見,徒增感傷,寫的東西綿綿不絕,在車窗的屏幕上運鏡,讓人生交疊在喜怒交錯的段落中,時而潸然。

 

她從來不願意再錯過緣分,在已然錯過的當下,她如此暗自發誓著,這樣的夜晚經歷了幾晚,甚至勉強用些安眠藥入睡,拉扯的心靈會重新填上土石,感覺踏實些,縱使齟齬仍在,但是她可以說服自己在生命之中,會地裂天崩,也總會風平浪靜。

 

火車緩緩地停在這個大城,這是終點站了,高樓包圍著車站,月台上盡是黑鴉鴉的人群,她吃力地扛著行李下車,上面還有黃昏的美好色澤。花了好陣子,走到了大廳,只見兩個小孩子奔出來,不耐久候的他們早就在眼尖地搜尋車站的種種線索,後面的婦人隨後跟上,手上拿著孩子的幾本故事書。

 

「媽,講了好幾次,妳總算願意來和我們住了……火車坐得還習慣嗎?」

 

「不怎麼習慣……」她抬起頭,瞇著眼說道,「因為這次,我並沒有錯過了站吶。」

(原文刊載於自由時報2011/4/29 花編)

 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