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天燈,你可以載我走嗎?」

我們害怕,命運的不安,煩惱的羈絆,
未來要一切平安,一切順利,一切賺大錢,
那麼多的東西想要,才發現自己很貧乏,
貧乏的叫人在盆底不知所措,

擁抱,才發現自己很疏離,
流淚,才知道自己還是人,

你還記得在重殘的養護病院走道上,
課長和你說,多希望,讓她的孩子們都能感受到溫暖,
他們過的很真實,像是拼命對你汪汪的一位院生,
笑著和你表達他早上去動物園,很開心,
可以因此而感到喜樂,
那麼舉無輕重,卻那麼重如泰山,

究竟要寫上什麼呢?
我們害怕的東西那麼多,我們想要的東西那麼多,
可是這人生的紙面只有如此,終究會這樣子,
在不知何處燒盡,
在城市的煙塵中,我們隔著許多咖啡杯,筆記型電腦,
在意那麼多東西,你能夠祝福什麼呢?

課長說,
好好愛自己,自己那麼好疼愛,讓關心你的人不心疼。

我們的祝福上升成最原始的溫暖,
能不能那麼靈驗,你自己藏了一個單純的火燭在你的心中。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