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山南路,以嚴謹為名,
他走在這條路上苦澀又享受,
何必說,踏在寂寥的廣場有多麼欲言又止啊,

本來他用最火熱的靈魂鼓動愛戀的轉輪,
可是多麼悲傷的是他自己卻跟不上車,啊,
被揚棄的心老的快,

但那人把他當最好最好的大哥哥,
哥哥,叫的他心酸,可是他多想環抱著,
那個被家弄疼的那人,怎麼樣既畏縮卻又倔強的故事,
啊,他怎麼捨得遺忘,

往大哥哥奔去,
他說那晚那人睡的多熟,多安心,
可是多麼不敢褻瀆,多麼噤若寒蟬,
那樣子安然的關係他知道多好多好,
他不敢打破,可是愛如何褪去,那怎麼能輕易遺忘,

--

愛恨的捷運往往復復,
每一站都有人上來,有人落淚,
在臨別的最後一站不再爭辯什麼,
一見鍾情還是日久生情?
我們困惑的是愛與不愛的問題。
--鯨向海<致細雨如煙蒂不斷飄落的年少>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