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們最後一次,在一起,
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了。

夏日的高中校園,樹蔭和陽光鋪成步道,
他,走的青春樣以至於夢想也帶著熱度,
面對她,有著最美麗的相知相守。

那時候的男校,女校,隔著一道牆,好幾條街,好幾棟大樓,
卻隔不住想像的馳騁,以及愛情的甜蜜,
彷彿是一場電影,一幕幕的場景裡,南國的陽光伴隨著微風,
我的腳印尾隨他們的劇本,都顯得愉悅。

升大一那一年,我北上唸書,而他也一起上來了,
有著更多的懵懂和堅定,在這繁忙的城市中踏出大學之路。

只是她沒有,也無能為力,
她在南國向海的大學裡,距離將視線折傷,
多深多深的思念傳的到多遠多遠的城市?
多疼多疼。

他在狹義的單身中孤獨,許多新環境的歷險故事,
等不到風傳進她耳,就吹起了整片落葉,
好像有一句,沒一句,
透明的寂寞,寂寞的透明,縱使喧囂沉默,這場電影,
似乎到了清場的時間,但是主題曲卻縈繞在他的心,
以及她的海。

你從中正紀念堂的歸途上,被一陣風吹的悲痛不已,
我遞給你這首,請原諒我殘忍的要你,要你聽風的歌,

風吹過,新鮮的寂寞好透明,
把記憶的摺頁都,翻起,
掃,掃不清,的過去,還在這裡,
要怎樣才不會分離,
怎樣才沒有對不起?
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