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人以一種不屈的姿態出現,
文采能夠直指他的人生,他的感觸,他的全部,
沒有人能像他那樣書寫,寫一段一段既玄秘卻又外顯的故事。

如何的心建築在二十歲的靈魂上,
已經略顯衰老,他既自豪卻又感傷,
他愛人,是啊,他愛過許許多多美麗的靈魂,
他畢竟也是凡人般渴望被愛,也渴望愛人。

你曾經也是他的乘客,你知道他要的是什麼,
靠近略帶靦腆的臉龐,他愛,彷彿陰鬱的天氣有陽光浸潤成,
晶瑩剔透的微笑,

只是你已經要下車了,是的,
高架橋,人行道,超車,迴轉,自在馳騁,
全為了成全他渴望,成全你回憶中的一部份,
成全一首歌的進行,

天空血紅色,星星銀灰色,你的愛人呢?

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你,當車門一關上,
你的味道,你的毛髮,你的聲音,
已經都神秘的寫到另一個故事中,留予他訴說,
任憑跌跌撞撞,有如委靡的新生。

Yes,I'm going home,I'must hurry home,
Where your life goes on,
So I'm going home alone,
And your life goes on.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