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從得知眾人的黃昏有多少水仙,
螢光卻慢慢的在山裡點亮,
聽到海岸的消息,就會痛心於浪濤,
不敢驚擾的時候,就會有人來煩惱,
我們用河水斗量的感情,很快就衝到下游,
喧囂的雨水氾濫,無聲的攀上岩石,
愛戀的地圖打開,裡面都是鹹鹹的歌。

這樣的表述沒有滋味,誠如看完一場公路電影,
過眼雲煙的背後,有一班飛機正在起飛,
竣工的車站乾爽無比,地下道穿越夢境到了幸福摩天輪,
一切俐落的飛行,城市裡才剛要下一場雨,
泥巴都還沒沾上,
航線就已經沖刷殆盡。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