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路過男一舍的時候,看見許多要搬進來的新生,
很多母親和父親的面孔,帶著一點陌生的氣息,
這樣要一個人,
這已經是台北最寧靜的角落,
也許可以予以靜心,
但也許可能悲於如此的寂寥,

學生生活並不困難,只是心境上有奇異的轉變,
六年以前這樣的感受拿回來看依然適用,
穿越車水馬龍的基隆路,會發現原來台北如此的叫人驚心,
愛戀懵懵懂懂的蔓延,我們曾經在門口講到眼睛雙紅,
攜著雞排和熱量感受夜裡的溫度,
最後騎著車進入隧道,繞著曖昧的山路打轉,
擁抱那個人多肉的腰,
以及輕觸那個人的耳語,
壓抑的時候宣洩淚水,
淚水裡面都是青春的滋味,
書裡沒有教到這些關係,
我們用四年的長興街習得這樣的路途,
也許並不曲折,

只是沒有往前走過,
什麼也不知道。

分享一首歌,
張懸的巷口,我特愛政大演唱的版本



「也覺得想不透,想透了能有多輕鬆
畢竟不是那麼沉重
還好不是寂寞,城市中我繼續行走
安靜的巷口沉默
沉默並溫柔。」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