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台北的路上,我幸運的坐到西側靠窗的位子。

南方的天空沒有東北季風帶來的陰霾,天空朗朗無雲,風寧靜的越過平原,
把列車晃進了一潭水,陣陣的漣漪在窗前與夕陽美麗的晃漾,燈火還沒有點起的四點
尚亮,太陽已經膨大的像氣球般,光線鬆軟的照進列車,時間都慢下來了,就連說話
的聲音都不能太大,深怕引起過多的波光,讓心都暈眩了。

一個女乘客刷了一聲,將西側一排的窗簾都關了起來,除了我的這邊,沒有
一個能倖免,整個車廂都是那個冷峻的聲音,迴盪在我的耳邊,心突然涼了半截。

然而她走回她的座位,用她那本英文雜誌遮掩了半邊臉,懼怕一切的光明會
讓她的身心受到太多的黑色素,深怕一切的溫暖會讓她遺忘冬天的寒冷。

列車經過了楠梓站。

一片的蔗田已經荒蕪般乾黃,遠方的捷運連結到遠方的城市,我的窗口突然
凝住了整個黃昏,它依舊溫暖,但已經沉下許多了,迎接而來的是更多更多的黑藍色
的天空。人們為何害怕陽光,我不能了解,那麼溫暖的澤被,她們無福消受,黑夜籠
罩,又歡欣的點起迷茫的燈火狂歡,甚至可以接受慘白的日光燈下仔細的閱讀,卻看
不到陽光充沛的時光,整個大地的黑白頓挫,她們無從直接知道這些,她們只會拿出
雜誌,迎接明亮的「日光」燈,把日光刷了一聲隔開她們的旅程。

我有點惆悵,許多日子以來,我獲知當日的好天氣,總是想要出去曬個太陽
的衝勁,不一定要幹什麼,只是想要在生命中,感受一二屬於大自然能給予的光輝,
我不相信人類永遠的堅強,他們永遠是最脆弱的。

就連夕陽都不感興趣的她們,寧願看妮可基嫚的特輯,我想她們害怕的黑色
素,原來比漫長的黑夜來的意義深遠。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