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到老闆娘小白是很偶然的一件事。

一年多前,我們找到那間店,那時候僅是一個不起眼的招牌,拐了好幾個彎,它在
一個巷子內,老闆是一個可愛的熊熊,他見到我們開始聊天,很是有把我們當自己
人看的感覺,每盤義大利麵都是他的心血,料多實在,漸漸的,我們老往那待。

我一直愛去的一個原因在於年輕的老闆,不到三十歲,能作出這些用心的食物,有
一間自己的店,我也曾那麼嚮往過,那些書有什麼意思呢?在茫茫的文字中,能夠找到
什麼東西,比這些更溫暖,更值得珍惜的。我知道我羨慕起他,大三到大四,必須思索
怎麼走下一步的時候,感到迷惑便更覺得,這樣子的一間店一直是我書中找不到的。

大四下,熊老闆一天把我抓過去說,他要換人做了,原來的店面還在,只是他另有
打算,想往別的事業發展,而老闆娘小白也會去找教職的工作,她的本行。我的心裡有
許多對於這間店的印象,一年的建構,已經是我在台北生活的一個部份了,而我依然念
著書,我的嚮往就此止息,我能夠託付的青春有為,溫熱情感在大學將完結的時候,作
了一個結,我只能說一聲嗯以外,像風中的孤鳥一樣,別無他法。

小白是去買教具材料的吧,我坐在她的後面,看到她坐著發愣,過了幾分鐘,她將
袋子的布娃娃拿出來看著,用不織布作的,紫色頭髮,看起來在微笑,她就這樣看著,
漫長的公車行走在孤獨的城市,所有景色在她耳際稍縱即逝,美好的,感傷的都這樣過
去了。我不敢叫她,我下了車,想著那個布娃娃的笑容,不禁辛酸起來。



「我一直相信,回憶會在我們心上,留下什麼永恆不變的東西。雖然那經常是說不清楚的,就像是霧中朦朧的風景,我們只能以心靈的觸覺去看見。」
<賴香吟/霧中風景>

orion7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